英文版 / 中文版 
  实相宝藏论本颂  
   

 

实相宝藏论本颂
龙钦饶绛尊者 造论 宁玛弟子贝玛多吉 译

实相宝藏论本颂

    实相宝藏论又称本性宝藏论,龙钦七宝藏论之一,由十四世纪中叶,宁玛派著名的大师龙钦饶绛尊者所著。全书依自性大圆满续部经中用语,分别解释无有(有译作无性),平等,元成(有译作任运),唯一(有译作独一)的四要义,抉择归纳诸法本性,总结本来解脱超出心外,论断其为不待艰辛,不待因果。本文自注,共分五品,十六大金刚位。
           
梵语云:多他引垛惹怛曩二合俱舍曩引摩
汉语云:实相宝藏论
造论者:龙钦饶绛尊者
译论者:宁玛弟子贝玛多吉


敬礼吉祥普贤王如来

本来佛陀现证菩提体       不变元成金刚藏之界
心性自然大圆满之中       无取舍来去故今作礼
诸法自性无言说之界       诸见之顶大圆满教者
不似一切超越一切义       吾如所悟而说应谛听
心界要门心要究竟义       无有平等元成及唯一
各各皆有解要摄碍难       总纲楷定四种四住处


〖此乃实相宝藏论抉择一切法随处无言品第一始〗

此中最初宣说无有处       无有自性体性本空寂
虚空平等菩提心大界       曰何显现如来无自性
曰何虚空广大界生处       情器四大转变皆显现
如空之色彼无有自性       菩提心所现法亦如是
犹如幻化影像所显现       自性是空本无有实体
境有诸法显现时分中       菩提心中不动无实体
犹如梦境眠中无动摇       境相现时亦无有自性
境有轮涅菩提心之体       如是无动无实体相状
如是诸法若于心中现       非心亦非异于心余法
无而明现幻化之自性       当下性即超越言思义
是故心中所现一切法       现时应知性本是无有
如是如外境相无自性       有境菩提心之自性者
亦是无有之体如虚空       超绝言思说议应了知
义之真实自然智慧中       无因果故轮回险悉断
无胜劣故轮涅坦然住       无迷障故三有截然断
如虚空之心性菩提中       无有偏党自性无二故
无有见修不护三昧耶       不勤事业亦无智慧障
不净诸地亦无所行道       无微细法无二无和合
超增损故无法无非法       犹如金洲是无别明界
自然心性犹如虚空者       无有自性超越诸言诠
义之真实觉性本通彻       无修治故行善无饶益
无转变故行恶无损害       无业果故异熟无善恶
无胜劣故无舍取轮涅       无言思故性即远离界
无前后故唯时世和合       凡有所取即于其事转
所作何业其异熟即果       如虚空义应思维观察
或思或察以觉性思择       少分无实尘许不可得
刹那无分无能取所取       于现世中住本际义心
观察时无故不观亦无       唯名言中尘许无得故
诸相诸法常以无为性       自性如幻无实应了知
梦境幻化空寂当时中       无智愚夫爱著故成缚
诸知自性别不能为缚       不达无有之法诸有情
著吾性故缠缚而轮转       诸明了此善巧瑜伽士
现生即以无有确证故       无有因果法性界中脱
无常断之心性菩提中       无能所取之智自然住
无因果之觉性赤裸中       无善恶之明点唯一住
无中边之觉性通彻中       普贤法身密意自然住
无有心要本觉菩提中       无境清净胜者密意显
幻化瑜伽觉性本相中       诸无有法无灭起游戏
起现之时确认无有故       取舍作勤亦全无能作
住于内广慧乐大放下       无有所诱愚夫如野兽
于阳焰水为渴而趣逐       名言所乱文中求真义
自为各各宗派法所缚       八次第心险地若不断
义之心要实际不能见       阿底瑜伽法中超越界
全无所有虚空自性者       现前性中法界本位中
无有动摇最初之空界       自然放下大安乐元成
不达秘密觉性深密义       依有为法决不得解脱
不知有为无常终灭坏       以身语意最胜之印结
曰何证知无坏心要义       故若欲得实相最胜义
三门疲顿自性所缚法       如儿童戏一切均放下
无有自性远离戏论界       法性自然大圆满之处
无作复超思境普贤中       观待无整大平等之义
超越因果作勤故顿断       无有外内能所本觉中
无时与处超越生灭法       如空清净无明点导门
此中同达义者普迷乱       舍除具有法吾之迷障
无有差别普贤之体相       大空周遍广大而顿断
法性无有转变持自地       此即无住本初虚空界
以见之外印波而断除       即是普解无有法宗要
如是无有之法解要已       于无修上全放觉性碍
摄于所现无取舍之上       即是大界心之坦然住
自然放下大乐金刚界       无修任运成就胜静虑
恒时是有犹如大河流       无治平等放下自开显
如是安立法性如虚空       无转变故无动与不动
无合离界最胜极广博       以言诠表之行境即非
般若隆都觉性自起现       虽是多闻而无俗务心
无言超越思境瑜伽士       诠与不诠皆无而顿断
所与所修皆不可得故       沉掉之敌为此不需除
境心本脱无有之心要       迷乱自息法性平等界
安住相续不断法身体       现脱无偏安乐一界转
起现之时自现自地尽       安住之时自住自地尽
解脱之时自脱自地尽       法性界中起现本脱故
于余不动唯法身游戏       本相无偏空寂之本色
无胜无劣住于义心要       所显所现一切升进处
五毒等等皆觉性妙用       如是起现即于其当时
体认妙用圆满自本位       境心于中全放平等碍
无作道随自然智慧碍       一切一界如水与波碍
大密碍中诸法本摄持       以知此要即解脱法性
尽生密意本觉大界中       等起等住等脱无胜劣
无有不等不住不脱法       菩提本界广大要门碍
无为任运成就觉性中       起现不勤本寂大密意
超越善恶因果菩提心       不变法性于中即总拣
无有自性虚空之密意       无余诸法总其纲领者
如虚空缚能缚诸情器       诸本相法大本空所缚
轮回唯名超因果勤修       无有善恶损益空之体
解脱唯名亦无有涅磐       以十自性无有勤与修
休息法中或勤或精进       犹如儿童沙屋是坏法
是故因果善恶诸精勤       于无有缚诸法本所缚
今者阿底心要瑜伽士       一切因果导引愚童法
下堕劣根道中顿断舍       超越本体密意法之义
应为无修虚空缚所缚       有作为诱观轮回迷相
勤即为污思苦趣幻轮       以善恶法不能断诸苦
造业定上下漂转轮回       于三有海永无有脱时
若有断绝善与不善业       于法性中合离无有二
此即大密了义之瑜伽       无精勤故达于本初地
受取冥契法身王宫殿       是故已得诸法显现时
执持增益名义之证言       胜劣断取因果作勤等
无法无作如空谁了知       于无有法诸法为所缚
楷定无有义之心要者       一切境有轮回诸法中
自性无有超越于有法       现法不灭超越于无法
无有无无超越两边法       无有二故亦超非二法
无是无非实义心要中       非此能诠超一切言思
如是法性自初即清净       无取无舍诸愚真义者
自观自身爱著常为缚       执取忆想相状各起惑
无而执为吾故各迷乱       无方执有方故各起厌
常漂转于轮回各起悲       自然觉性胜义如杲日
善恶白黑二种云所障       爱著取舍精勤电所烧
降澍苦乐迷相之大雨       轮回种子六趣瓣所包
呜呼六趣之苦应悲愍       究竟义之了义之心要
犹如金带藤带等缠缚       法与非法平等缠缚心
犹如白黑云聚等为障       善恶二业等为觉性障
是故通达此义瑜伽师       乐欲超出诸善恶因果
自然智慧自内而起现       遂自因果愚暗相中觉
善恶云聚悉皆无所有       法界虚空胜义日起现
此即究竟实义之楷定       以十无有自性而抉择
超越一切因果乘最胜       无相三昧超越修习境
本觉通彻远离于戏论       一切诸法穷尽之楷定
诸法尽此亦穷尽于法       无有尽与不尽悉楷定
无名超越言诠皆断舍       此无依住宗执极广大
法尽越慧瑜伽各可玩       此即初中后分之瑜伽
密意一界法性无中边       与诸持明之王境界等
不变不迁无为法之界       自然智慧超越勤修界
诸法唯名超越言思界       远离所作普贤体性中
云何所现亦普贤之界       普贤界中境空无胜劣
执取实有空无成迷乱       成立之时无迷与不迷
诸法以大无名而楷定       即是自性大圆满实相
如是境有轮涅诸法中       迷与不迷皆无皆断舍
断生死已涅磐无可得       生与无生皆无皆断舍
超越执着生灭有无境       净与不净皆无皆断舍
胜劣取舍皆无等超越       于普贤界超越一切法

〖实相宝藏论抉择一切法随处无言品第一终〗


〖此乃实相宝藏论抉择一切法平等广大无碍品第二始〗

如是善悟无有实相已       平等自性今加抉择者
诸乘胜顶阿底瑜伽教       犹如虚空无有边与中
大中极大普贤广大心       无有障碍大平等自性
境界法与无境菩提心       曰何离戏论中不倾动
于此不缘中边离意乐       平等自性安住大无中
境相诸法显现之时分       方分无有实事即平等
自觉性心前后无偏党       曰何犹如虚空平等性
过去已灭未来未生起       现在不住即菩提心体
依本无实超越所诠境       自性平等广大虚空界
无有偏党实义心要中       正见根力轮坛无诵说
地道本誓修行无所得       远离依持极广大平等
法性菩提心中摄集成      
曰何所见一切法           自性无生所加持
无住无灭顿然成           有无缘虑净远离
法性大圆满平等           觉性胜义菩提场
不见边执离相状           声明量论无抉择
远离表示无常断           顿然平等大清净
平等无碍离偏党           密意生趣无希求
无碍平等曰何现           自现无偏离怠惰
能取牢笼不需缚          
平等体中所说之一切       自然出过立破之分际
如虚空体情器自空寂       立破爱嗔本初界中隐
于此无去分别聚无随       无碍觉性体中本平等
是即出离希求能取边       是即拔除二取心中橛
是即尽空迷境轮回城
是故外境诸相法           内本心现游戏用
本空平等人尽知           以平等要解诸法
本觉空明平等正智中       诸法性义总摄其碍难
能取无缚超出所取境       无缘虑法倏然怠惰者
不散乱念穷尽密意者       如空平等无有修未修
此即普贤密意广大界       空明觉性大界极广大
相性不灭种种皆出现       诸根所见觉了法性显
境相坦然心识所现乐       六识安然正智自现界
通彻无有外内光显故       无修大相应行顿然成
心识安乐如士夫无作       无有紧松身心悉坦然
觉性平等如虚空清净       法界体中无即离而住
空明法性证悟之虚空       印解觉性无碍自平等
能取无缚超一切念思       一切均等密意一界转
所依安乐心乐相混合       外内一味菩提心之体
即见穷尽实相之法性      
境根作意本生中           自心平等境大乐
能取无缚本光明           无碍平等摄其难
境心能取觉明之虚空       远离念思希虑之觉性
平等本明缚其所系者       坦然无碍法性金刚步
真如真界平等真智慧       本有普贤意乐自印持
曰何种种梦境眠所缚       无实犹如空性之自相
情器净染诸法心所缚       大界心中出现无实事
如虚空界情器遍广大       无有中边平等无障碍
觉性界中境心所显现       外内平等自相空所缚
此即诸法菩提心所缚       平等无偏说离能所取
此一切法所缚菩提心       无有偏党大平等所缚
如缚情器广大之虚空       无中无边超越诸言思
离边平等广大之觉性       境界净染诸法不灭现
起现之时心与一切法       是谓无诠法性平等缚
无有能越菩提心之印       普贤广大极大本来证
生怙法主上师意乐缚       本觉金刚藏之自印断
不属胜慧具大根机者       非彼等境大密决了义
无有转变金刚顶之缚       自觉光明密意之大界
虽自本有亦常难证悟       德怙法主师恩而得见
是名无碍平等诸法缚       楷定平等义之心要者
一切外法无生空无体       无住无来去故超言诠
一切内法离现解脱偏       虚空所作相似无所得
境心如何自然觉性智       唯名超出言诠离戏论
如空无能作者空之体       无勤无作胜劣善恶出
因果中出无有十自性       广大均等远离言诠界
法与非法本不受空有       离思无有言说自性者
离慧大圆满法此楷定

〖实相宝藏论抉择一切法平等广大无碍品第二终〗


〖此乃实相宝藏论抉择一切法本来任运品第三始〗

本来元成自性者           全无作者自安住
如现行宝菩提心           为轮涅法现行依
如虚空中境相三有现       菩提心中轮涅不灭现
如种种梦依睡眠而起       六趣三界皆自心中现
起现之时诸法觉性体       是即空湛元成大体相
体与所现起现理趣者       远离一与差异之自性
本来元成觉性门中现       游戏妙用有轮涅二种
净与不净虽各别显现       即于现时一界无胜劣
于水晶中五光不灭现       诸光各各摄持诸颜色
无胜无劣一晶珠妙用       自觉本体犹如水晶珠
彼之空寂法身之自性       明显自耀受用圆满身
体现不灭门中变化身       是即三身于界体元成
此中起现所依境相时       清净三身如来之本相
不净情器一切境相中       自体空湛明显为三种
法身报身化身之游戏       游戏妙用体境身三者
本相元成于余无希求       此等区别皆善了知已
轮涅诸法元成三种身       皆应悟为菩提心之体
三世如来三身与五智       三界有情身语意三业
身与烦恼境界一切法       除菩提心以外无其余
元成界中一切所生体       外内生趣色像遍显现
无方胜身庄严轮出现       声音语言初中后宣说
无方胜语庄严轮出现       心识真智悟与未证悟
无方胜意庄严轮出现       功德事业无方而生起
可欲摩尼珍宝法之界       无有希求一切自生起
是名自然真智本元成       种种诸法本元成就体
菩提心者本元成就故       三身无求自具自本有
因果善恶精勤不需故       是名自安立无作瑜伽
无有取舍作勤元成界       本尽法中勤行不应作
三世一切诸佛之菩提       自然安立大乐元成就
因果劣根不依止此法       观待无作如虚空自性
如如性中今不需修行       如本无修此广大元成
生起趣入心慧希求断       无求元成真界应了知
曰何所现一切之诸法       本体自性悲愍三修治
法身报身化身之游戏       轮涅三身菩提心之界
无造广大平等元成故       轮回无断涅磐无所成
增损皆寂住实义心要       此即诸法菩提心之体
是为解释本元成宗要       元成碍难诸法总摄者
五大种子情器诸境相       本无念虑元成显示起
自他无念如本明清净       远离作勤自心碍难摄
现境不灭六聚松脱住       现行觉性任运净显明
五根无作无集散之碍       觉性空寂法身元成旨
体认断舍远离戏论住       本觉大界作用解脱净
境心所现无有平等障       自性静虑元成中摄取
一切生世犹如大河流       无修元成真智恒无断
诸法心要自然最初界       达于普贤义密意分齐
诸法根本即是菩提心       菩提心者诸喻如虚空
虚空界中一切尽包容       无有勤修如自性清净
无作超出一切思虑境       所现一切放下之障性
外内诸法元成中摄取
无生以及无有灭           无来及与无去等
诸佛密意普摄集           元成不动清净定
是摄无作诸法障
元成缚中诸法系缚者       一切境界自相本元成
一切轮涅游戏本元成       菩提心者本来元成故
一切诸法元成外无余       心之自性任运成就故
体根心三菩提心中摄       依十自性无求元成故
不需见修等持精勤作       因果如理于余不需修
希求畏避之心不需生       现在元成即本初法身
心性大界无变虚空体       三身界中轮涅自起现
三身界中本来无动摇       游戏无定悲心作神变
一切普贤一元成起现       轮涅体用界中无倾动
一切普贤不贤无断灭       一切元成金刚藏之界
元成缚中诸法本来缚       楷定自性任运成就者
元成无方无有外与内       诸法本相无取舍来去
无上下方大遍布之界       全无决了亦全无偏私
此即无诠超思无言说       诸法本体本来自清净
即自性中任运成就故       有无常断诸边中解脱
是即无二菩提心自性       本净体性全无所得故
如虚空自性本初清净       元成本体亦本无作者
现法不灭随处亦可现       轮涅五大离前后始终
无生元成无定义之体       无始终之现法无有碍
无本体之实义无所得       无自性之脱道无续断
起现之地于彼随楷定       是名穷体界法融于身
如空中云融入所生地       晶体光明亦隐入晶体
体中所现体相诸轮涅       本元体中本净自地尽
任运本位界中旋入者       诸法体中当下大楷定
无别化身界中自性具       当下所现之境遍显现
六聚融入于本位法身       外内一如元成界中住
轮涅本相无相证菩提       如成正觉实义之楷定
境心离合界明自放下       无思自住远离于戏论
体澄空明当下之楷定       是名于大宝盒坚固住
当下本位界中无楷定       于后最初体中不得脱
体界无脱依俗事静虑       上界天中无得解脱时
是故当下及后内界中       刹那本住静虑乐参证
一切诸法元成觉性决       元成本位大本净中决
本净无有缘思说中决       此即元成了义之楷定

〖实相宝藏论抉择一切法本来任运品第三终〗


〖此乃实相宝藏论抉择一切法唯一根本觉性智品第四始〗

此中宣说唯一自性者       唯一觉性一切诸法体
种种显现于一中无动       说为唯一根本自然智
曰何一摩尼中火与水       以各别缘不同而显现
于一本中如琉璃清净       一本觉中轮涅二起现
唯一根本胜义菩提心       觉性无明唯幻化有殊
境有轮涅觉体中全现       显现之时自体唯一空
犹如梦境幻化水中月       四相觉性无实如太空
本空遍空远离戏论一       一切一界本来自清净
此二不住明点摄于一       无有方隅法身唉嘛火
五大显现菩提心之体       无生一平等性中无动
三有显现六趣空之色       体现觉性体中无动摇
苦乐境亦菩提心之体       于一自然智中无动摇
是故诸法一界空寂体       即是无生菩提心应知
大本觉界实义之真界       趣入三世胜者唯一旨
于多不缘亦离少戏论       是即不动菩提心之城
自然智体余无能趣入       可欲摩尼珍宝法之藏
是即三身元成佛刹土       唯一大界谁亦无所作
此中遍布无余一切法       遮因果故唯一根本体
此即空明最广大法性       无有偏私虚空清净显
以一自然轮涅普已作       根本觉性谁亦无所作
犹如虚空离作勤而住       随顺喻义一界广大界
是即息除种种增与损       有无俱离心之坚实中
诸法无灭化用虽起现       本体离思是无言之界
声字名言一切均出离       一切生起之心菩提中
本无有二计量言难举       佛与有情境有情器显
如是法性一中无动摇       一中普合诸法圆满者
菩提心之胜大之功德       凡显现时名言增损断
无二心性空之本光中       外境诸法即为所应知
内心诸法觉性本澄澈       无一无多即此法性中
常一真界解觉性之要       诸法一味摄其碍难者
一切境相妄现本空寂       如是所现无作成为一
彼所现上空明唯一起       心相念聚本明空之体
如何而现任运坦然住       于显现上法性密意显
境心无二平等之本时       本觉截然离缘虑而住
澄明义中胜观智慧显       于一心中三要摄其碍
悟与未悟本来皆平等       境心无二于法身平等
解障无二于密意平等       无有中边义之本地尽
无有舍立得定解实义       无有来去住法性密意
无有转变之地摄集成       广兮大兮等空胜者心
无断无得一明点之界       本地解脱无有悟未悟
到穷尽地超慧大平等       无有隐没胜幢之顶中
空界明显日月皆起现       以一本觉普缚诸法者
无边无际境相三有法       轮涅无余起现界中现
故为最初起现界所缚       即此当下种种显现时
觉性体中不于余动摇       境相自然觉性界所缚
现脱无偏若隐于界中       自菩提心不转趣余方
穷尽本始一法性所缚       是故诸法一觉性所缚
觉性不动于菩提心中       无有转变义之心要缚
不变于无为中摄集成       唯一楷定即自然智性
无始亦复无终之真界       一切成就一切戏论灭
诸法法性住实义心要       如是外内境心轮涅法
粗细分别部类戏论离       如空本空真界中楷定
菩提心若思择无有实       无有生起亦无有安住
无有前来亦无有往趣       无有诠表亦出过言说
出过心慧亦超密意界       此名教说相状无有实
无依声知无依言而说       无名远离戏论大界中
楷定境有轮涅诸种法       觉性空寂无生大界中
楷定各各本觉诸种法       觉与不觉本无大界中
楷定菩提心之诸种法       三世无有转变大界中
楷定本空遍空诸种法

〖实相宝藏论抉择一切法唯一根本觉性智品第四终〗


〖此乃实相宝藏论抉择安立此圣教中补特伽罗之次第品第五始〗

如是此甚深乘之精髓       极慧具根决定士夫教
此余劣乘爱著因果宗       小慧劣根不应为宣说
毁谤师尊兄妹中起嗔       错乱密义而复遍宣扬
无信大悭自相续恶劣       爱著此世之人应秘密
善根极胜大圆满之器       恭敬师尊胜慧极广大
豁达强毅极堪受付托       分别心小爱著心亦小
舍世间慧欲成就菩提       正信精进说为密法材
通达此已应使上师悦       先求听许妙善作陈请
得传授已如理应修行       于实相地应穷尽究竟
多闻圆满功德师
互观器已依此授心要       于诸非器极应深隐秘
难印证者依胜印而秘       具根极胜诸实义之子
了义心要教法应付嘱       彼亦无隐于此义心要
于众不广开说持于心       错乱密门断章取言义
以增损力坏此心要教       是故秘密寂乐意相应
此生决穷法身王之位

〖实相宝藏论抉择安立此圣教中补特伽罗之次第品第五终〗


如是胜密大圆满之义       无有隐覆光显而宣说
无余众生令于本空界       无有精勤自然得解脱
诸见外波所断之诸法       诸乘胜顶大鹏王之界
超胜一切阿底瑜伽教       不没胜幢愿广布十方
三部九界四纲所正收       共为十六法门真了义
于此实相宝藏之疏释       龙钦饶绛善士善开述
实相藏库五处真了义       甚深广大具足极庄严
文义缘饰造作甚佳妙       诸善根机士夫愿爱乐

此实相宝藏论由胜乘瑜伽士龙钦饶绛撰述圆满


善        善        善

    时维藏历阳土虎年春月,余被置于八风之中。然幸得宁玛殊恩三根本之加持,未生须些烦恼心。毅然将此实相宝藏论本颂,依照藏文德格版龙钦七藏中之实相宝藏论本颂原文及郭译疏释,重现其原貌,弥补缺憾。以上报宁玛殊恩三根本之浩荡宏恩,并回向众生,同出苦趣,共证虹身。
                                    
                                    宁玛弟子    贝玛多吉

 
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其他栏目


公司地址:抚顺章党凌云寺
电话:13942345939 E-Mail:lingyunsi024@163.com
Copyright©2013-2014 凌云寺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10185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