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 / 中文版 
  律宗之祖鉴真传  
   

 

律宗之祖鉴真传
 

律宗之祖鉴真传
  鉴真是唐代扬州江阳县人,据传他十四岁时岁随父亲入寺拜佛,为佛像所感动,于是出家。705年,从道岸大师受菩萨戒,景龙元年至长安。次年,受具足戒于长安的实际寺。嗣后即巡游南京,究学三藏。回到扬州,开始弘律,声动江淮之间。733年,道岸的传人义威大师入寂后,他即以四十六岁的盛年,被许为天下授戒大师。据其弟子思托的‘唐大和尚东征传’载,当时的鉴真,已前后讲大律及疏四十遍,律抄七十遍,轻重仪十遍,羯磨疏十遍。而在讲律传戒期间,兴建寺院僧舍,供僧十万众,造像不知其数。
  742年,从日本来唐修习佛法的日僧荣睿,普照即将归国,临走前他们邀请长安僧人道航,高丽僧人如海赴日传戒,道航于是向他们推荐了他的师父鉴真大师。不久,二僧带着宰相李林甫的介绍信,来扬州筹备回国船只,并顺道到了大明寺拜谒鉴真,邀请他及弟子赴日。鉴真见他们一片赤诚,于是向诸弟子问道:“谁愿与我同去日本传戒?”一时间,弟子们都漠然了;好一会才有一位叫祥彦的徒弟小声说道:“大海茫茫,路途遥远,此去恐性命不保。“于是,鉴真拍案而起道:“为了宏扬佛法,性命何足惜,你们都不去,我独自去便是。”受其感染,道兴,思托等二十余名僧人当即表示愿意随行。于是时年五十五岁的鉴真,就开始了其东渡的壮举。
  次年,当东渡一切都准备就绪时。随行的人中发生了矛盾:道航指如海缺少学问,品行不检。如海与起大吵起来,盛怒之下,又到官府告发道航“造舟入海,与海贼勾结”,还说有数百名海贼将要入城。官府不分青红皂白,把全体人等一并抓了起来。直到荣睿,普照拿出李林甫的介绍信,才释放他们。但只许日僧返国,唐朝僧人不得同行。于是鉴真的第一次东渡以失败告终。正当两位日僧为此犯愁时,鉴真拿出私蓄买了一条船,与某个月明之夜,偷偷从扬州起航。但这次他们遇上了大风浪,船触礁沉没,众人在一个荒岛上饥寒交迫的度过了三天后才被官船救起。此后十年间,他们冲破重重困难又进行了三次东渡,但都失败了。特别是第五次,由于遇上暴风,船一直漂流到海南岛的南端。于是他由广西、广东一路传戒向北。但是由于旅途劳顿以及水土不服,为他而滞留中国多年的日僧荣睿,病死在梧州;常随弟子祥彦,也病死在吉州的船上;他自己在韶州,因瘴患眼,而被一个外国庸医,误治成双目失明。在他整个赴日的行程之中,总计有三十六个比丘先后死亡,道俗二百多人中途退出,唯有另一日僧普遍及鉴真的弟子思托,自始至终,追随着他而同到日本。
  尽管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鉴真依然痴心不改,谋化着下一次东渡。 751年,日本遣唐使返航日本,鉴真在他们的帮助下而偷渡出境,经过三十四天海程,终于十二月二十日到达日本的鹿儿岛南端。这次随同鉴真赴日的,尚有他的亲信弟子二十三人,中有智首等三位女尼及三位胡僧。他也带去了大批的法物,其中有佛肉舍利三千粒,佛像一批,金字华严经八十卷,大佛名经十六卷,金字大品经一部,大集经一部,南本涅槃经四十卷,四分律六十卷,法励的四分疏五本各十卷,光统的四分疏百廿纸,镜中记二本,智首的菩萨戒五卷,灵溪释子的菩萨戒疏二卷,定宾的饰宗义记九卷及补饰宗记一卷,戒疏二本各一卷,观音寺高律师的义记二本十卷,南山的含注戒本一卷及疏,行事钞五本,羯磨疏等二本,怀素的戒本疏四卷,大觉的批记十四卷,音训二本,比丘尼传二本四卷,玄奘的真本西域记一本十二卷,南山的关中创开戒坛图经一卷,次第禅门十一卷,天台的止观、玄义、文句各十卷,四教仪十二卷,行法华忏法一卷,小止观一卷,六妙门一卷,明了论一卷,以及王右军的真迹行书一帖,王献之的真迹行书三帖等。
  当鉴真到达日本时,已六十六岁了,但他在日本所受的殊荣,也是空前的。可以说他是受到了日本朝野举国的欢迎和崇仰。他在至日后的第二年二月一日到了难波(今之大阪)港,唐僧崇道等先已在恭迎。第三天,大纳言正二位藤原朝臣仲麻吕,遣使奉迎,亲来拜谒的日本高僧有三十多位。二月四日入京都,圣武天皇派正四位上安宿王,亲到罗城门外慰迎,安置于东大寺。二月五日,日本宰相、右大臣、大纳言以下高官百余人,亲来礼拜问讯。并由天皇派遣刚由中国归国不久的遣唐使吉备真备为朝臣敕使,传达天皇口诏:‘大德和尚,远涉沧波,来投此国,诚副朕意,喜慰无喻。朕造此东大寺经十余年,欲立戒坛,传授戒律,自有此心,日夜未忘。今诸大德远来传戒,冥契朕意,自今以后,授戒传律,一任大和尚。’过了几天,圣武天皇又封鉴真为传灯大法师,由他主持受戒传律。对他随行之人也一一授予了名位。
  当时,日本的佛寺有免税免役的特权。但由于没有严格的受戒制,出家很方便,一般都是僧徒自立佛前,宣誓遵守佛规,即“自誓授戒”,就算有了僧籍。因次人们纷纷出家,朝廷收入减少,同是还存在其他流弊。鉴真一来,朝廷便让其推行严格完善的授戒制度。圣武天皇于746年让位,成为上皇,自称沙弥胜满。日本孝谦女皇于752年在东大寺大佛殿而建立日本的第一座戒坛,登坛受戒的第一个人,即是圣武上皇,接着皇后、皇太子等求受菩萨戒者四百四十余人,舍旧所受戒而再禀具的亦八十余人。此后即于大佛殿之西,设戒坛院,重叠三层,以表菩萨的三聚净戒。但是一些“自誓授戒”的高僧仍不愿登坛受戒,鉴真于是派弟子前去与他们辩论,最终使他们心悦诚服。
  这样一来拜谒鉴真并来受戒者大幅增加,于是鉴真向朝廷提议建一座新寺来传授戒律。经朝廷的批准与帮助,这座规模宏大的寺院于759年落成,被孝谦上皇亲题为“唐招提寺”。从此这里成了日本第一所专门传授佛学,讲授戒律的学校。不久,朝廷又在西国观音寺(太宰府)及东国药师寺(下野),各设戒坛一座,合称为天下三戒坛,举行传戒。唯其东大寺准‘中国’(佛法盛行地)方式,以十师传授,观音寺则准边地(佛法微弱区)授戒法,以五人僧传授。
  鉴真东渡不仅给日本带来佛学和授戒制度,还带来了唐朝的先进文化。他本人就精于医术,一生治病救人无数,并把医术传于当地人。唐招提寺的建筑又给日本带来了唐朝的建筑,美术,绘画,对日本后世产生了极大影响。
  763年,鉴真大师圆寂于唐招提寺,享年76岁。他死后,日本人民为他塑了一 尊坐象。该象至今仍安放在唐招提寺开山堂内。

 

 
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其他栏目


公司地址:抚顺章党凌云寺
电话:13942345939 E-Mail:lingyunsi024@163.com
Copyright©2013-2014 凌云寺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1018547号-1